NRO-X動漫論壇 - RC7.1測試版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32|回復: 0

冬霜劍 - 第一部 冬日之劍 4 [複製鏈接]

Rank: 2

A級任務
19 次
B級任務
154 次
C級任務
389 次
D級任務
833 次
S級任務
0 次
NRO值
0 點
閱讀權限
20
查克拉
552
金錢
9076 圓
精華
0
發表於 2012-12-10 14:14:31 |顯示全部樓層
本文章最後由 幻影之月 於 2012-12-12 11:33 編輯

4、再度失去
    哥哥並不是傻瓜。
    勃拉杜這樣想著,他往下耷拉的嘴角不覺間蕩起了微笑。勃拉杜認為自己非常瞭解哥哥,同時也不得不承認有很多沒有預料到的地方。
    這完全是出乎意料,哥哥堅守逐漸衰落的貞奈曼家族,卻一如既往,那麼剛強。家族之所以衰落是因為族人一直擁戴的卡茨亞選侯和上尉家族的沒落而導致的,並非哥哥的錯。一旦出現衰亡的徵兆,除非上尉家族能再次復興,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所謂強大意味著明知這種情形,卻不改初衰,繼續支持逐漸衰亡的上尉家族。背叛原主而投奔另外家族是一件何等卑賤的事情,看看今天自己的下場就可以知道。正是因為背棄原主而投奔現在的主子,他為了得到坎恩選候的信任而忍辱負重並不惜進行齷齪的交易。那一段歲月真的是不堪回首的痛苦經歷,現在回想起 來,有時他甚至覺得寧願自己與沒落的家族一同衰落更好。
    但看到現在的貞奈曼家族,望著逐漸傾斜的家,乾脆換掉“一直信仰的”物件而重生的衝動又是那麼強烈!就算出賣自己的靈魂,只要能重新走回那條路。
    但哥哥卻一直堅持,始終如一。所以絕不能小覷哥哥。
    “是碧翠湖邊……”
    在與數百名士兵一起策馬向前狂奔的勃拉杜的嘴邊一直低聲重複著這個詞,讓勃拉杜重新回想起那種膽戰心驚的感覺。仿佛有一股寒意刺痛嘴唇後立即消失了。
    現在他們要去的是長久以來在貞奈曼家族領地隆哥爾德最具恐怖色彩的地方。而且對於兄弟兩個而言那裏都是禁忌之地。那美麗而善良的葉妮琪卡的眼睛突然變成血紅色,如同一頭野獸撕爛衣服而狂奔的景象仍然歷歷在目。
    勃拉杜在不覺間渾身顫慄。妹妹在年輕的時候去世,所以不會再長大……,而自己則留下無數歲月的痕跡,已經不再是那個悄悄湊過去蒙住妹妹眼睛的那個難看、瘦弱而又滿臉稚氣的二哥了。
    從小開始因為小事而經常反目的兄弟倆唯一共同疼愛的妹妹——小葉妮琪卡。那是一個喜歡蘆葦和羽毛的有著金色眼眸的小孩子,為了讓兩個哥哥找不到自己故意躲在衣櫃中又不知不覺睡著的淘氣鬼妹妹……她本來應該是一個青蘋果那樣健康成長的女孩兒。
    就在這一點上,兩個兄弟永遠也不能相互諒解。葉妮琪卡因為上了二哥的當,所以才會在碧翠湖邊為尋找自己的未婚夫而流連,最後卻死在大哥的手中。她就像還沒有綻放的花朵,還沒有機會生下自己喜愛的孩子。
    那都是因為你。
    勃拉杜恨恨地在心中說。
    如果妹妹能回來的話,應該怪誰更多一點呢?
    “快到了!”
    勃拉杜舉手示意士兵們停下。然後背對自己過來的方向,迅速布了一個半圓形的陣。拿著劍和矛的士兵開始仔細搜索草叢,而弓箭手則拉滿弓等待著,眼中閃爍著光芒……
    一定要殺死哥哥,不管為了誰。這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為勃拉杜忍辱負重走過人生路的理由,一定要殺死哥哥。
    “是這邊!有腳印!”
    碧翠湖從以前就成為沼澤,所以周圍竟是泥潭。如果是一般人就算留下腳步也是常見的,但若哥哥在這裏的話,涂爾克也將在這裏,他們沒理由留下自己的腳印。勃拉杜在心中斷定這裏只有兩個侄子。
    “縮小搜索範圍!”
    耶夫南和波里斯是無妻無子的勃拉杜唯一兩個侄子。勃拉杜覺得如果兩個當中至少有一個是女孩子而且長得像葉妮琪卡的話……或許他的心會動搖。但兩個侄子並不像葉妮。兩個少年根本沒有葉妮所擁有的金黃色頭髮,還有金黃色眼睛。
    對兩個孩子沒有絲毫的感情和同情心……。圍繞勃拉杜黃色眼睛的那些皺紋仿佛顯露勃拉杜內心情感般蠕動著。如果他們尖叫的話,我會捂住耳朵充耳不聞而放他們一條生路……。我要殺死那兩個孩子讓哥哥自己站到我面前!
    因湖的南邊有長長的一條泥潭,所以很難從南靠近。因此士兵們從東、北、西三個方向縮小搜索範圍。
    不久,能在近處看見碧翠湖了。已經死掉的樹木或黑、或白的扭結在一起似乎在偽裝著自己已經失去的盛名。很多東西逐漸死去,而將要死去的湖上有乳白色的動物油漂著……
    那是記憶中的湖。而現在,勃拉杜為準確地看清將要去的地方且完完全全看清以後不再返還的這個地方,讓魔法師點了光。
    啪!猶如白晝的亮光使湖水如同火球一樣展現在眼前。連周圍二十尺內草叢中的蟲子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只是勃拉杜,數百隻眼睛為了能找到某些活動的東西而撲向那裏。
    “誰先找出並喊出來,我將賞他1000額索!”
    直至聽到?喊聲並沒有花很多時間。但那個叫喊聲與勃拉杜期待的稍微有所不同,而且那聲音並不是一個人的。
    立時,又一個悲鳴劃破長空。
    “就是現在,快點走吧。”
    涂爾克的聲音既不顫抖也不激昂。好像在說“已經很晚了,快點上床睡覺吧”一樣,是一種深而低沉的聲音。
    耶夫南微微顫動著自己的下頜看著他。始終無法熟悉他。現在也沒有更多的時間去努力。就在下一瞬間,對他們而言意味著絕命的光束照亮了周圍。
    “祝你好運。”“我不走。”
    聽到這樣的回答,涂爾克毫無表情的臉上才起了一些變化。他並沒有反駁,而是搖搖頭。
    “走吧,如果明白你爸爸的意思的話。”
    “如果爸爸有他的意思,那麼我也有我自己的意思。對我而言,比起那些武器,爸爸才是更加重要的。”
    能感覺到優肯的頭微微動了一下,他的視線已經在孩子身上,他們互相怒視著。
    “……”
    耶夫南對沉默的爸爸說:
    “不管您說什麼我都不會改變我的想法。”
    塗爾克僅憑主人的眼神就猜到了他想說的話。他低語道:
    “不要在沒有希望的事情上抱有幻想。”
    “難道爸爸就沒有在沒有希望的事情上抱有過幻想嗎?我的意思是指卡茨亞選侯。”
    耶夫南仿佛涂爾克不過是一個翻譯,他正視著爸爸繼續說道:
    “難道你認為貞奈曼家族會生下因為沒有希望就徹底放棄意志的子孫嗎?所謂卓越的武器,難道不是為了在最艱難時刻共同奮鬥而守護的嗎?”
    沉默片刻。波里斯看到爸爸怒火中燒的眼神,也看到了哥哥堅定的眼眸。自己只是一個無法介入其中的小孩子,但依稀感覺到兩個人的對立。
    耶夫南一直沒有將視線從爸爸身上移開,好一陣他才叫道:
    “波里斯。”
    波里斯向前邁了一步,哥哥的手牽住了他。
    “你……也明白吧?”
    “我……”
    波里斯很想說自己也是絕不屈服的貞奈曼家族成員,而且想說就如同哥哥對爸爸一樣,自己也很重視哥哥,更重要的是,他不想一個人活在沒有爸爸和哥哥的世界上。
    但是他一句也說不出來,嘴裏的話好像被沉重的氣氛壓著,自己的嘴唇也始終緊閉著。
    “我們至少可以選擇一同死去,把它當成一種榮譽,波里斯。”
    波里斯知道這句話與平時哥哥所說的那些話完全不同。如果不是現在這種情形,哥哥是不會說這種話的。他所瞭解的耶夫南是一個只要有一線生存的希望就不會言死的人。現在他肯定無法找到一個能讓弟弟活下去的辦法。
    耶夫南沒有多說,只是望著弟弟。然後好像想要安慰弟弟似的勉強露出了微笑。
    波里斯突然感覺哥哥的眼睛是藍的。那是非常熟悉的顏色,是因為經常看的緣故嗎?
    不是……波里斯這時才認識到和哥哥一起在原野上邊翻滾邊嬉笑的時候感覺到的那種奇怪的直覺。那是因為現在哥哥的微笑,總覺得這微笑與平常截然不同,那是……
    很像肖像中的媽媽。
    “現在……我們走吧。”
    耶夫南以熱血翻騰的心情嘟噥一句後從地上站了起來。塗爾克沒有言語,幫爸爸起身。耶夫南以為塗爾克直至最後都不會說話,這時意外地傳來了他說話的聲音。
    “兩位請站到最後,直至看見我死去,不要走到前面。”
    耶夫南突然無言以對。
    “……”
    是從七年前開始的吧……從第一次成為貞奈曼家族執事的時候開始,涂爾克就像一個影子般的存在。實體走過之後留在原地的影子,正確的講,除了是爸爸的影子以外什麼都不是,他履行爸爸的意願或者代行爸爸的意願。
    一個影子不可能有情感。涂爾克也如此。就算他為了爸爸、為了自己和弟弟去死,耶夫南也不會有任何親近感。
    無法理解的心情。
    “是那邊!”
    似乎聽到了那種聲音。但沒有多久,那個聲音被幾十個人同時發出的悲鳴所淹沒。還沒有來得及瞭解情況,他們已經走向了沼澤。
    唰唰唰……?!
    閃爍的光和地動天搖的爆炸聲一直持續著。
    耶夫南突然感覺到異樣的氣氛。那種強有力而帶有攻擊性的魔法很顯然不可能是針對已經衰失戰鬥力的他們四人而施展的。
    這意味著它是叔叔為對付突然襲擊而準備的。
    到底是什麼,不久將會看到的。
    眼中燃燒著怒火的勃拉杜扒開那些士兵走到前方。不,其實沒必要扒開,那些士兵已經聽不見任何命令,他們因為恐懼而東跑西顛,努力想要逃得遠遠的。
    勃拉杜眼睛正視著沼澤而依然能夠冷靜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知道面前將要出現什麼。他並不是不怕,但他更想好好看看那個傢伙。
    看看帶走如同天使的葉妮的,那個亡靈血紅色眼睛。
    到達沼澤邊緣的涂爾克望著抱在臂膀中的優肯的臉,然後露出淺淺的微笑,似乎在問主人準備好了沒有。
    優肯仍然沒有回答。雖然因為傷勢嚴重而無力開口,但如果一定要說話的話也不是不可能的。但他沒有任何言語,在塗爾克的幫助下勉強站起身,抓住了劍。
    “是啊……終於……”
    碧翠湖猶如地獄,永遠都有某些沉積的東西。他朝著湖中心慢慢移動,那裏到處是糾結的灌木和慢慢腐爛掉的枯枝,從人畜屍體上散發的惡臭撲鼻而來。
    起初用很小的聲音,他開始呼喊妹妹的名字。
    “葉妮……”屍體腐爛的話會扔到哪里呢?那只魔爪同時虜走人的精神和肉體,一旦被印上烙印,必然是終結,被亡靈勾走的魂魄將墜入深淵永不能上升……
    故意將葉妮的屍體拿到沼澤邊扔掉的時候,優肯和勃拉杜都沒有來。
    同時從對面也傳來更為低沉但又十分明確的聲音。
    “葉妮!”
    兩兄弟或許根本就不想相對而立。但到現在才想著得到對方的諒解的確為時過晚,葉妮都已經腐爛,不復存在,妹妹是絕對不會原諒的,絕對,絕對。現在,那些陳年舊帳就由我們兄弟兩個來清算吧!
    優肯依靠體內慢慢上升的一股不知名的氣力,重新握起劍走進了圍繞沼澤的黑色樹林。其間士兵們的悲鳴並沒有間斷過。只傳來一次的勃拉杜的聲音,也沒有再出現過。
    “啊,啊……!”
    “饒命啊……求求您……!”
    久違了的碧翠湖,應該說沼澤,因為從湖底深處慢慢上升的動物垃圾差不多將整個湖都填滿了。那些都是已經死去很久的屍體。這是某些人知道而另外一些 人則永遠不會知曉的隆哥爾德的秘密。相互間廝殺而又死去的事實還沒有被人們知曉的時候,碧翠湖再一次承擔了腐蝕那些冰涼的表皮以至蛻皮的任務。歲月在一 年、十年、二十年的流逝著……
    又有誰會相信當初這片湖因為其湖水清澄碧綠而得名“碧翠”。
    “讓湖水腐爛是冤死的人們的仇恨所至。”
    兩兄弟終於在可以相互防禦的地方相對而立。那是第二次傳來勃拉杜的聲音。
    “從那些屍體中找一找看看有沒有葉妮的金髮,怎麼樣?”
    塗爾克施展保護性魔法來保護主人的身體。勃拉杜看著被半透明的膜圍繞的哥哥以及哥哥身上的重傷,露出牙笑了起來。
    “怎麼樣?兩個人合作先把那些冤死鬼的屍體除掉!”
    勃拉杜的身後有瓊格納。他兩手握著火花,燒著突然靠近的那些屍體和沼澤怪物。這個怪物和進攻波里斯的怪物屬同一種類,每當火花燒到那些怪物的時候,便會發出啪啪的響聲並噴出骯髒粘稠的液體。
    “要不,在那個紅眼魔鬼出現之前我們先來好好算算陳年老帳?”
    勃拉杜將黑刃哈格倫在身前劃出一道弧線,仿佛立即就要向前刺去的樣子。完全是一副信心十足、遊刃有餘的神氣。
    現在,所有的兵士差不多都跑光了。沼澤中只露出上半身的那些屍體用他那只僅僅剩輪廓的眼睛注視著兩兄弟。優肯的劍稍微顫了一下,然後恢復了平靜。
    耶夫南看著填滿沼澤的綠色爛泥和腐爛的屍體堆,感覺到近乎發熱的寒意。他看著那些士兵已魂飛魄散而逃之夭夭,仿佛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中。隔著沼澤與爸爸相對而立的叔叔好像也已經拔出了劍。
    緊張氣氛已經膨脹到極點,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之所以還沒有出現只有一個原因。對,那傢伙什麼時候現身呢?那個靠吃屍體使自己強大的紅眼惡魔。
    和哥哥背對著的波里斯知道自己無能為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耶夫南的後面為他阻擋從後面來的攻擊。他非常認真的將精神集中于這項任務。和爸爸一樣,他也認為如果這個家族最後要有一個人生存下來的話,那個人必定是哥哥。
    哥哥往後瞥了一眼,因為過於緊張,抓住冬霜劍的手在微微顫抖。在耶夫南還沒有發覺的時候波里斯已經感覺到貼著耶夫南身體的那個寒雪甲的銀色光逐漸變亮。是不是有什麼正在靠近?
    風凜冽地呼嘯著,仿佛一條巨蟒將肚皮緊貼草叢而過,這時耶夫南聽見了弟弟的聲音。
    “哥哥,寒雪甲……”
    這時的寒雪甲向四方噴射著耀眼的光芒。連耶夫南的臉頰也映出白色光芒。
    耶夫南越來越瞭解這件寶物。這是因為盔甲聞到了死亡的氣味。寒雪甲已經預感到有東西正在靠近。
    咯咯咯咯咯……
    聽到了,不,……對,聽到了。只能這麼表現。在黑暗中有個東西正在向他靠近,他有著紅色的眼睛,用黑色的火焰裹住了全身……
    波里斯用自己的精神而不是耳朵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可是身體卻沒法作出反應,只能呆呆地站在那裏無法動彈,一步也不能動,雖然與那聲音一起還有其他正在靠近。
    好漂亮的孩子,哈哈哈。

NRO-X動漫論壇

GMT+8, 2020-7-3 21:23 , Processed in 0.03690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