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O-X動漫論壇 - RC7.1測試版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17|回復: 0

冬霜劍 - 第一部 冬日之劍 8 [複製鏈接]

Rank: 2

A級任務
19 次
B級任務
154 次
C級任務
389 次
D級任務
833 次
S級任務
0 次
NRO值
0 點
閱讀權限
20
查克拉
552
金錢
9076 圓
精華
0
發表於 2012-12-27 09:30:00 |顯示全部樓層
用我家的筆電不能玩天翼...
繼續發文XD

................................................................................
8、傭兵團的小少女
    午夜時分,他們已經在村口。
    波里斯覺得哥哥摟著自己肩膀的那雙手冰涼。不僅僅是手,他的胳膊、胸膛還有兩肋部分,都比自己的身體要涼。兄弟兩個人坐在離村口北面還有段距離的一所農家小院低矮的房頂上。因為下面可能有人,所以他們不能發出任何響聲。
    波里斯在想,可能是因為這夜晚濕潤的空氣所致吧。夏天正在悄悄溜去,今天比最近任何一個晚上都要涼爽,幾乎都能感覺到現在已進入秋天。
    再過幾天就是月圓時分,月亮猶如一枚項墜掛在清澈如水的天空。周圍點點星光如同珠鏈上散落四處的珍珠。

    不久,耶夫南的眼睛捕捉到了自己一直尋找的目標。

    “……”
    從現在開始才真正面臨困難。雖然耶夫南還沒有領教過亞妮卡‧高斯的真正本領,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她絕不是一個如同那一晚見到的,讓人感覺單純而灑脫的冒險家。耶夫南告誡自己,一定要盡最大努力集中精神,在還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以前更是如此。
    現在出現在他們視線範圍內的亞妮卡,和他們第一次所見到的並沒有兩樣,她仍是以輕盈的步伐走到了入口,和警備說些什麼。然後她轉過身去,向遠處的某個人招了招手。完全出乎耶夫南的意料的是,羅馬巴克仍然活著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事情變困難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直覺。耶夫南較之還不甚瞭解的亞妮卡其實更擔心帶有劇毒的羅馬巴克的十字弓。但不知怎麼回事,無論如何也見不到威爾斯的影子。
    亞妮卡和羅馬巴克並排坐在入口處的一棵樹下,然後用一種非常親近的態度交談著,儘管聲音很低完全聽不到談話內容,但是借著明亮的月光很容易看出這一點。
    耶夫南之後又看了許久。因為他還沒有在亞妮卡的包裹中發現冬霜劍。雖然她腰裏也別著一把劍,但那不是他的白色劍鞘。耶夫南除非眼睛瞎了,否則不可能看不出來。
    這時,波里斯碰了一下哥哥的胳膊。
    “看那邊。”
    終於有好些人從黑暗中陸續出現。光是第一次出現的人就已經有十餘人。然後繼續出現。有人身高猶如巨人,有些人手中拿著長柄鐮刀,有人身上的衣服長長的拖在地上,有人帶著長有犄角的高高的頭盔……
    這無疑是那些來自雷克迪柏的雇傭兵團。作為貧瘠的沙漠國家,雷克迪柏裏有很多從數十至數百人不等的大小兵團。其中也有人數眾多、形成精銳部隊的雇 傭兵團,那些傢伙甚至可以掌握雷克迪柏的權力,但大部分的雇傭兵團只是一些不穩定的組織。只要有人願意出錢他們去任何地方都無所謂。如果說他們還有一點顧 忌的話那就是惡名遠揚的滅亡之地等地。
    儘管要支持巨額費用才能指揮這些聲名顯赫的雇傭兵團,但效果不錯。這些沙漠戰士除了海戰以外,在任何戰鬥中都能顯示出他們無比堅強的生命力和堅韌不拔的戰鬥欲以及對敵人過分的兇殘,從而極大滿足了雇主的要求。

    陸續出現的那些人現在看來不過幾十人,但他們的實力很可能非同凡響,所以絕對不可小覷他們。
    亞妮卡突然起身向雇傭兵團大聲喊到:
    “你們有什麼事情需要解決嗎?”
    儘管周圍很暗,看不太清,但雇傭兵團的規模至少也有四、五十人。雖然亞妮卡和羅馬巴克輕易就能對付二十個人的地痞流氓,但現在面對的畢竟不是一般的地痞,而是為戰爭而服務、訓練有素的戰士。如果不幸和這幫人對點的話,吃虧的還是兩個人。
    雇傭兵團那邊有一個男子慢慢走出來,他比亞妮卡至少高出一頭,帶有肩甲的兩個瘦弱的人貼在兩邊,使他更顯得魁梧。他的頭是亮光光的禿頭,但沒有帶頭盔。
    對方有人過來舉起了兩個火炬,所以耶夫南和波里斯也可以好好觀察對方。被認為是頭目的那個傢伙並沒有穿盔甲,只是身體每個關節部位都戴上了護具,如肩、肘、腕、膝還有腳後跟等地方。
    手中拿的武器是長矛。矛屬於遠距離攻擊的武器,因此是身體比較靈活、敏捷的人的首選。亞妮卡向前邁了一步。
    “能夠在這裏見到‘黃金槍尖’戴拉吉隊長我真是萬分榮幸。”
    她一邊說,一邊誇張地彎下腰,行了一個莊重的宮廷禮。那個叫戴拉吉隊長的傢伙也沒有回禮,只是冷冷地說道:
    “你要彌補我的損失。”
    直起了身子,雙手叉腰扭動了兩下,雖然是女人,但也能清楚聽見身體的關節之間相互摩擦的聲音。
    “損失?什麼損失?”
    “你們打算賣給我們的那些人跑了。”
    戴拉吉隊長的聲音如此低沉,甚至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從戴拉吉隊長的身後走過來兩個腰裏別著劍的人,而且他們的手也放在了劍柄上,像是要威嚇對方。在他們的身後有數十個人都是他們一夥。
    很顯然亞妮卡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反而毫不在乎地答道:
    “哦,是嗎?恐怕是你們去晚了吧?要麼就是看守那些人的傢伙太沒用了。”
    戴拉吉隊長還沒來得及反駁,那個女人斬釘截鐵地說道:
    “無論是哪一方,反正我們按以往的方式已經完成了交接手續。我們這一方該做的已經做完了,難道後面的一切也要我們負責嗎?”
    看來亞妮卡她們以這種方式將虜獲的人賣給雇傭兵團的事情並不是第一次了。耶夫南以冷峻的目光看著這些人,眉頭不由地皺了起來。
    戴拉吉隊長好像很不願意承擔這次的損失:
    “不管你怎麼說,人現在不在我們手上,這是顯而易見的。損失應該由你們來補償。”
    “這絕對不……”
    正當亞妮卡要說什麼的時候,一聲不響的羅馬巴克突然從後面走上前,用一種諂媚的聲音說道:
    “不要這樣……是啊,戴拉吉隊長,您先說說看,您希望我們怎樣補償你們的損失呢?”
    戴拉吉隊長不假思索的說:
    “有兩種方法。要麼賠償我們雙倍的錢,因為你們的緣故打亂了我們所有的計畫。如果不喜歡的話……”
    “不喜歡?”
    亞妮卡似乎已經非常不悅,突然打斷了戴拉吉。
    “要麼你們代他們來雇傭兵團幹活賠償。”
    “什麼?”
    亞妮卡到底沒有壓抑住她的怒火喊出聲來,羅馬巴克見情況不妙立即將她擋住。現在可不是跟他們作對的時候。兩個人非常清楚號稱“黃金槍尖”的戴拉吉 隊長是一個性格可怕的人。或許是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或許是她自身性格,亞妮卡是一個非常衝動的人,恰恰相反,羅馬巴克卻相當沉穩,他很清楚自己的處 境。為了挽回眼下這個不利的局面,他努力用一種非常溫和的聲音對戴拉吉隊長說:
    “既然說有損失,那我們給予您是理所當然的。您“黃金槍尖”與我們打交道的時間也不短了。但是像我和亞妮卡這樣的人不太適合進入雇傭兵團這樣的組 織。我們我行我素慣了,說不定會妨礙隊長您的,反而沒有什麼好結果,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再說,這件事情沒有成功,責任並不是完全在我們這一方,您 讓我們賠償雙倍的錢,是不是有點過分呢?您看能不能這樣,我們把您付的那些錢都還給您,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
    戴拉吉隊長不等羅馬巴克把話說完就搖頭,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行,要麼賠錢,要麼幹活。”
    亞妮卡氣得渾身發抖,想要向前走一步,但又讓羅馬巴克給攔住了。他也鎖緊眉頭想著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他重新提議說:
    “那麼再給您加一半的錢,短短不到一夜的功夫已經是1.5倍的錢了,我相信你去哪里都很難拿到比這個更多的錢了。”
    “羅馬巴克!你在說什麼!我們為什麼要給他們那麼多錢!”
    “亞妮,求你……”
    但羅馬巴克並沒有說服亞妮卡。亞妮卡粗魯地推開羅馬巴克,走到戴拉吉隊長的跟前,挺起了胸膛,然後以非常傲慢的口吻說道:
    “錢可以還給你們,但你們拿到錢後馬上給我消失。”
    戴拉吉隊長面無表情重複到:
    “我們要兩倍的錢。”
    “你這強盜,黃金槍尖長了不少嘛你不要欺人太甚。不要太小瞧我亞妮卡‧高斯,看你這麼做到底有沒有後顧之憂!”
    亞妮卡氣呼呼地說了一通之後,還是無可奈何的拿出一個皮袋,又開始說道:
    “你這拙劣的傢伙,錢在這兒。”
    裝有金幣的沉甸甸的袋子一下被摔在了地上。戴拉吉隊長旁邊的一個部下拿走袋子,然後可以聽到兩個人在後面一起數金幣的聲音。沒有必要仔細數。戴拉吉隊長開口說話了,但那聲音猶如轟雷。
    “我黃金槍尖的軍團裏不缺你們這樣三腳貓功夫的雇傭兵,但是我現在改變主意了,錢和人我都要,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羅馬巴克感覺到來自面前的威脅,立即向後退了幾步準備十字弓。亞妮卡也向後退了幾步,仍然用辛辣的語氣說道:
    “你來殺啊!你以為那麼容易嗎?”
    暫態,黃金槍尖的雇傭兵已經圍作半圓形將兩個人包圍起來,可以聽到各自準備武器的聲響。羅馬巴克走到亞妮卡旁邊,急切的低語到:
    “求你了!難道你想死在這裏嗎?”
    亞妮卡瞪大了眼睛,狠狠地說:
    “難道你想像個奴隸一樣一輩子跟著他們直到死嗎?”
    “不是那樣……你看,沒必要一定要跟他們走到最後,對不對?”
    亞妮卡明白了羅馬巴克的意思了,先跟著他們走,然後看准機會再跑。以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對付幾個看守應該是不在話下的。雖然礙於自尊心覺得面子上掛不住,但總比在這裏被他們蹂躪要好啊。
    “等一等,戴拉吉隊長!我想請教一下,您不會讓我們跟您跟到死吧?”
    對於亞妮卡態度的這種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戴拉吉用冷冷的聲音說道:
    “如果在第一項任務中立下功勞,就讓你們走。”
   
    其實,戴拉吉隊長率領過百的雇傭兵,沒必要硬要將兩人帶走,這只是因為契約出現問題而想出的東西。奇瓦契司共和國的卡瑪謝議員雇用了兵團的四十個人,在途中有兩個人因事故而死,到這裏以後想再叫已經派往其他地方的部下有點難度,所以他才打算在當地買兩個人來湊數。
    當時他會買耶夫南和波里斯也正是出於這個考慮。儘管波里斯還只是一個小孩子,但只要人數和合同中的人數相符合就不成問題。他們是大陸最具攻擊力的雷克迪柏的武裝雇傭兵。誰會去注意那些細節,用一些瑣碎的小事來為唯他們呢。
    “好!雖然還不知道什麼事情,但先去了再說。反正,沒什麼不能做的,可別到時候再說三道四的。”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狀況將要解除的一剎那,耶夫南看到了突然出現在亞妮卡背後的一把長劍。因為一直藏在外衣裏面,所以沒能夠仔細看到。他感覺心中有股熱辣辣的東西向外湧出,他再也顧不得其他的,就從藏身的房頂縱身而下。
    “停下!”
    所有人都聽見了這喊聲。亞妮卡首先喊出聲來:
    “什麼,原來並沒有逃跑!”
    波里斯下意識的跟著哥哥跳下房頂並走到了寬敞的地方。耶夫南用從喬阿肯那裏奪來的刀指著亞妮卡喊到:
    “你這騙子!把劍還給我!”
    但是亞妮卡好像根本沒聽到這句話,而是一副“你們來得真是時候”的表情。他看著戴拉吉隊長。
    “這裏就有你們找的人,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對了,把剛才那袋錢還給我。”
    耶夫南並沒有收回劍,同時憤慨地說道:
    “什麼話!你們憑什麼買賣自由人?奇瓦契司可是一個沒有奴隸制的國家!”
    旁邊羅馬巴克笑著說道:
    “你別傻了,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被人抓住賣掉了,就該老老實實的認命。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你想教訓誰呀?想撒嬌的話就回家找你媽媽。”
    波里斯連媽媽的臉都想不起來,雖然平時非常溫順,但他也有著不亞于哥哥的倔強的性格。他憤怒的喊到:
    “你們趁我們睡覺的時候作出這種低級的行為,難道你覺得值得誇耀嗎?”
    羅馬巴克嗤之以鼻。
    “值不值得誇耀又怎麼樣?像你們這樣的小不點,就算是正面進攻,難道能接得住我們的一刀一劍嗎?你以為在家裏掄過幾次木棍,就能如此狂妄地拿著劍到處招搖嗎?”
    亞妮卡在旁邊咯咯咯地笑出聲來。
    “所以你的劍我們會替你們妥善保管的。怎麼樣?你們拿著太危險了,哈哈哈……”
    “你們更為卑劣的是……”

    波里斯想起了被關在倉庫的時候哥哥發出來的笑聲。他知道耶夫南想盡一切方法努力的保護他,他討厭聽到如此蔑視自己哥哥的聲音。即使因為哥哥只是一個孩子而敵不過他們,哥哥畢竟盡最大努力想讓自己的行為不愧對弟弟……
    他覺得這已經足夠了。對於為了不被這些卑劣的傢伙算計而從一開始懷疑對方、警惕對方的行為,先撇開是否明智這個問題不談,這種行為本身絕對不適合哥哥。哥哥不是這種人。
    “你們是想利用我們對你們的信任吧?其實你們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才會接近我們的。幫我們對付那些人也是一種騙局,說不定根本就沒有殺他們!”
    憤怒的話語如連珠炮般肆無忌憚地蹦出來,其實連他自己都沒有仔細想過後面說的那些話。但是如果羅馬巴克利用十字弓能夠瞬間殺死二十多個敵人,那他為什麼不再次發揮它的威力殺死面前這些雇傭兵呢?那時一切真的都發生在轉眼間。
    “你,你這乳臭未乾的臭小子……”
    羅馬巴克的臉上露出明顯的慌張的神色。亞妮卡在旁邊碰了一下他的胳膊,他就瞪著眼向後退了幾步。
    就在說話間,波里斯總感覺有個人在附近什麼地方盯著自己,在他扭頭的瞬間,那個眼神立即消失在人群中。
    當他回過頭來,發現戴拉吉隊長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身後有幾十個雇傭兵如濃密的樹林密密麻麻地站在那裏。
    包圍他們的雇傭兵比在遠處看的時候更給人以壓迫感。尤其站在近處看戴拉吉隊長的臉確實令人生畏。深深的刀疤從左側眼角一直到太陽穴,原本是躲的位置只留下一個可怕的傷口,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仿佛稍微一動就能看到後面。
    他用這樣的眼睛看著波里斯,然後瞟了一眼站在旁邊的耶夫南。旁人根本無法想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直至他開口說出意外的話。
    “雙方意見好像有分歧。”
    亞妮卡似乎感到不妙,就首先大聲對戴拉吉隊長喊到:
    “什麼話!快點辦事!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快點把錢交出來!”
    戴拉吉隊長並沒有拿錢,而是站在那裏抄起手來。然後說道:
    “再進攻一次,然後活捉對方賣給我們吧。錢呢,只付給贏的那一方,輸的那一方歸我帶走。”
    “什麼?”
    就在亞妮卡表示憤慨而不知所措的時候,耶夫南反而更迅速掌握了事情的發展方向。雖然不知出於何種目的,但雇傭兵隊長正在幫他們。在他改變主意之前,接受這個事實,抓住反擊的機會才是上策。
    耶夫南向後退了一步,對亞妮卡可能發起的進攻採取了防禦姿勢。即使如何憎惡對方,他也不會先發制人攻擊沒有任何戰鬥意志的人。
    但是,他能打敗亞妮卡嗎?

    “媽的,不要怪我把他變成一具死屍再交給你!”
    氣急敗壞的亞妮卡想要拔出身後的冬霜劍,但似乎改變了想法而是從腰間拔出了劍。畢竟她也不是什麼傻瓜,她知道在這裏用這把好劍必定會落入戴拉吉隊長手中。
    連開始的話也沒有,兩人同時進攻。
    “……”
    波里斯看見亞妮卡的劍以肉眼幾乎很難看清的速度迅速舞動著,同時也看出在第一局當中耶夫南抵擋得非常勉強。第二局情勢更是危急。亞妮卡的劍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勢刺中了耶夫南的右肩,從脖子到下巴劃出了一條長長的傷口後,再一次命中右手腕。之後,亞妮卡非常老練地向後退了幾步,閃動了一下眼睛,再次以 暴風雨般的氣勢發動了進攻。
    雖然流了不少血,但都不是致命的傷,卻在無形中削弱了對手的士氣。耶夫南不覺間採取防禦措施比攻擊對方要多了很多,而亞妮卡好像很有信心能解決他,嘴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波里斯握緊了拳頭,臉色變得煞白。在這種情形下,他再一次感覺到了那個視線,這是一種非常敏銳的直覺,以至令人奇怪。但波里斯並沒有發覺這是他所擁有的特殊技能之一。
    就在他再一次想扭轉頭尋找那個視線的一瞬間,他看到哥哥面臨危機。他在無意間喊出短短的悲鳴。
    “啊!”
    面對亞妮卡強大的攻勢,耶夫南意識到自己的防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他看到對方的劍瞄準自己的脖子刺了過來。而手中的劍已經不能發揮任何作用。連動作都慢下來,難道就這麼結束了?
    面對無處閃避的劍鋒,耶夫南不知出於何種考慮,將身體向後仰後,在原地縱身跳了起來。但這無濟於事。亞妮卡的劍劃過耶夫南的脖子直接刺進了他的胸脯。
    “!”
    隨後,亞妮卡一怔,就呆立在那裏。那時耶夫南從似乎被刺入胸膛的劍前斜著滑下來,將亞妮卡拽住並抱在了懷裏。面對這種攻擊方式,波里斯和雇傭兵們都是一臉驚愕的表情。
    “哦!”
    亞妮卡沒能迅速擺脫掉,雙手已經在她身後的耶夫南手中還握著喬阿肯的刀。但是他迅速丟掉了手中的刀而是握住了亞妮卡背後的冬霜劍的劍柄。因為他正好背對著雇傭兵,所以他們只看見一把刀掉在地上,這個動作乍一看來似乎是耶夫南無法忍受身上的傷痛而將武器掉在地上的。
    但亞妮卡明白事情不妙了。
    “呃……”
    還沒從劍鞘拔出來的冬霜劍突然散發一股強烈的寒氣使亞妮卡無法動彈。毋庸置疑,亞妮卡所犯的錯誤只有一點,那就是忽略了耶夫南穿在外衣裏面的寒雪甲的存在。
    重新合二為一的冬雪神兵發揮出驚人的威力。耶夫南從亞妮卡身上奪回了冬霜劍,並把她推到一邊。亞妮卡仿佛一尊石像重重地倒在那裏。
    耶夫南的呼吸非常急促。波里斯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哥哥,當哥哥將亞妮卡推開後,迅速跑到哥哥的跟前。
    就在那時,一支帶有白旗的弓箭般的東西閃過兄弟兩個人的眼前。在那個東西的瞬間閃動給人們留下的視覺殘象還未消失之前,突然響起了尖銳的悲鳴聲。
    “啊,啊!”
    那是羅馬巴克的聲音。這時才回過神來的兄弟兩個人明白了羅馬巴克想用十字弓瞄準他們。但他如同雙臂麻痹,只是在那裏發抖。他們花了一小段時間才在黑暗的環境下發現他慘叫的原因,他的手臂中紮了三把小刀。
    當他們把視線投向那群雇傭兵的時候,他們看見戴拉吉隊長的旁邊不知什麼時候站著一個人。戴拉吉隊長叫到:
    “娜雅。”
    當事者緘默不語,靜靜地將眼睛垂了下來,然後再次盯著波里斯。憑著連自己都無法言語的直覺,波里斯能夠肯定,從開始到剛才,一直注視著自己的就是眼前這個人。
    波里斯看見他的手中握著三把和刺進羅馬巴克的胳膊一模一樣的刀,繼而不得不懷疑自己的眼睛,擁有如此準確手法的人,竟然是一個不過十歲左右的小孩。
    他那銀色的頭髮被編成長長的辮子,在黑暗中格外顯眼。她的頭上戴著長長的頭巾,在雷克迪柏,只有信仰特定宗教的人才可以戴這種頭飾。因為灰塵而褪了色的紫色頭巾和少女明顯的紫色眼眸奇妙地相互輝映著。
    “抓住那兩個傢伙。”
    當戴拉吉隊長剛一下命令,就有兩個人走向前抓住了已經無法動彈的亞妮卡的臂膀,再有三個人走向了羅馬巴克。他還沒有死心,用顫抖的手舉起十字弓瞄準了他們,突如其來的失敗使他的聲音變得聲嘶力竭:
    “怎麼可能!我們做交易這麼長時間,你現在為了兩個素未謀面、乳臭未乾的小子,像丟掉破鞋一樣拋棄我們!我以為你很識事務,沒想到只是一個廢物!你不會是有了該死的母性吧?呸,骯髒的傢伙!呸,呸!”
    這時,耶夫南用雖然慢但卻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
    “你……呼,似乎將所謂母親看成一個微不足道的存在……哈……難道你能在你母親面前非常自豪地告訴她你如此罪惡的行徑嗎?你連一條蟲子都不如,我勸你在有生之年最好不要去見你的母親。”
    羅馬巴克的臉扭曲在一起,受到如此侮辱還無法將對方殺死還是第一次。如此信賴的亞妮卡還不知是死是活,說不定已經毫無用處。如果現在跟著那些雇傭兵走,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擺脫出來。
    但是……媽的!自己現在也無能為力,只好跟著他們走!

    這時銀髮少女大步走到了前面。她經過波里斯和耶夫南面前,走向抓住羅馬巴克的那些雇傭兵附近。她的腳步非常輕盈,而且有一種獨特的氣質,雖然只是稚嫩的臉龐和嬌小的個子,但她擁有某種東西使人無法輕易擋在她的面前。圍著羅馬巴克的雇傭兵中的一個人對她說道:
    “娜雅特蕾依,沒必要你親自出馬。”
    少女緊閉著嘴唇沒有回答。她瞪了羅馬巴克一眼,然後縱身向前邁了兩步轉了個方向。暫態轉到後方,就如同她扔的短刀一樣,人們只看見她迅速接近對方。之後的動作用肉眼是無法看到的。
    她揮動臂膀,長長的辮子如同在半空飛舞分向兩邊,那並不是打擊系列的技術。羅馬巴克只是慌張,沒有悲鳴也沒有暈倒。
    嗒。
    就在瞬間,她迅速從自己進攻的反方向退出,人們聽到了腳落地的聲音。單膝跪地並且用左手擋住臉部的落地動作簡直就是無懈可擊。相信她從學走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學習體術了,否則,這麼小的年齡是不可能有如此完美動作的。
    在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波里斯看了羅馬巴克以後才知道事情原委。包括他手中的十字弓在內的插在他手臂上的三把刀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顯然少女對於空手奪兵器這一技術已經爐火純青。雖然以前聽說過這一技術,但對於耶夫南來講能見到廬山真面目也是第一次。

    “做得乾淨俐落。不錯,娜雅。”
    娜雅特蕾依,似乎有著這一名字的少女起身向戴拉吉隊長行了一個簡單的注目禮。戴拉吉隊長招手召集那些雇傭兵們。似乎不想再管耶夫南和波里斯的事情,兄弟倆個也不想再和他們有什麼瓜葛。
    娜雅特蕾依走向戴拉吉隊長的時候,剛才與她說話的那個雇傭兵跟在後面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頭。那是一個二十左右的男子,稍有點長的紅色頭髮綁在他的 腦後。叫做娜雅特蕾依的女孩兒抬頭看了他一眼,並沒有說話,也沒有不悅之色。這少女從始至終表現出來的那種沉著與冷峻的神情,似乎在說,她很難接納其他 人。
    沒有多久,雇傭兵團消失在村外。娜雅特蕾依也沒有再將目光放在波里斯身上。






.........................................................................
娜雅特蕾依是天翼裏面的主角群之一唷~

NRO-X動漫論壇

GMT+8, 2020-7-3 20:49 , Processed in 0.05546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