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O-X動漫論壇 - RC7.1測試版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199|回復: 2

非常好的白桃文~21克 [複製鏈接]

暗部

Bird that can't fly

Rank: 7Rank: 7Rank: 7

A級任務
207 次
B級任務
20 次
C級任務
208 次
D級任務
77 次
S級任務
36 次
NRO值
0 點
閱讀權限
100
查克拉
2161
金錢
3064 圓
精華
13
發表於 2008-6-30 18:38:05 |顯示全部樓層
在網路上看時發現的{mod}對像我這種白桃迷來說....感謝再感謝...歡喜在歡喜
----------------------------------------------------------------------------------------------
在古老的西方有一种说法,每个人死后身体会减轻21克的重量,这就是灵魂的重量。无论生前有过多少荣辱辛酸,死后也只能带走21克的灵魂。
——题记
。。。桃篇。。。

她轻轻地一扯束发上的那个蝴蝶结,黑色秀发旋即如瀑布般倾泻,凄美决绝。

压抑住眼中的悲伤,女孩望着镜中的自己,苦涩地勾了勾嘴角。

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头发都这么长了呢。

雏森桃又将头发重新梳起,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推门而出。

熟悉的阳光,熟悉的植物,熟悉的人们,熟悉的队舍,只是,少了一些什么……

是的,少了什么,她也知道少了什么。

她靠在走廊的柱子上,微风拂过她的发梢。

一个五番队的女孩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得走来,看到她靠在柱子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行礼,说雏森副队长好。

微微笑地点头,女孩远去,留下如午后阳光般的明朗。

这个女孩是新来的么?从来没有见过呢,看来,不仅是流魂街,连这里,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呢。

。。。白篇。。。

她醒过来了。

他听松本告诉他这个消息时就冲了出去,什么都没有想,就这么一跃而出。

是原先这个季节就不适合理智的人么?

在这个季节里理智冷静的人们总是心烦意乱,丧失思考的本能。

亦或是,自己已经心情复杂,致使自己无力思考?

他叹了一口气。

终于,她醒过来了么?

他一直守护,不,应该是守候吧,一直在守候的她,终于醒来了么?

啪。

推开病房的门,映入眼帘的确是纯白,一如他自己的发色。

找雏森副队长么?她说自己已经没事了,所以回队舍了呢。

四番队队长如是解释。

他又开始奔跑,没有喘息。

。。。桃篇。。。

又一朵梅花凋谢了呢。

为什么,这些花要选择绽放呢,不是迟早会凋谢的么,这都是分分钟的事啊,如果他们知道下一个凋谢的会是自己,他们,还会这样安之若素地绽放吗?

又一季暖冬袭来了呢。

为什么,明明是暖冬,自己还是会觉得如此冰冷,寒彻入骨,明明说气温会很高啊,可自己,还是冷得想要发抖呢。

蓝染队长。

日番谷君。

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这八个字,不断地在耳中回响。

蓝染队长。

日番谷君。

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这几副图景,不断地在眼前播放。

。。。白篇。。。

在现世的时候,似乎听到过一个传闻。

在古老的西方有一种说法,每个人死后身体会减轻21克的重量,这就是灵魂的重量。无论生前有过多少荣辱辛酸,死后也只能带走21克的灵魂。

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那么,桃,我宁愿将我这21克的灵魂重量全部给你,只要你幸福。

只是,为什么我们总是错过?

我们错的是一开始么?

如果当初不来当死神,也许我们现在还在流魂街上,无忧无虑吧,没有什么腥风血雨,没有什么兵戎相向,没有什么队长副队长,更没有什么背叛。

桃,无论如何,都请你相信。

我对你的爱,重21克。
。。。桃篇。。。

她转身,略带惊异地望着眼前那个有着耀眼的白发,比自己矮一个头的男孩。

雏,雏森……

白发男孩气喘吁吁。

原先静静停在女孩纤细手指上的地狱蝶似乎受到了惊吓,急躁地扑棱翅膀。

没事的,女孩又恢复了背对着男孩,轻抚着手指上的地狱蝶,是日番谷队长,不用怕,是日番谷队长。

雏森。

男孩又叫了一声。

请问您有什么事么,日番谷队长?

蝴蝶已经飞走,女孩微微一颤,竭力保持着淡漠与平静。

你,为什么离开四番队队舍,你就不知道你的伤还没有好么。

这句话,不知道是说出来的,亦或是叫出来的。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日番谷队长。

雏森。

很明显,这句话既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叫出来的,是吼出来的。

失礼了,日番谷队长。

转身离开,有话说不出来,明朗的午后阳光,遇到了瞬间惨白。

。。。白篇。。。

她终于,叫他日番谷队长,而不是日番谷君了呢。

他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握紧了双拳。

为什么你要逃避。

逃避,是永远得不到结果的。

逃避,是永远不可能取得胜利的。

他低低的声音响起。

站住。

女孩停住脚步。

请问您还有什么事么,日番谷队长?

雏森。

有什么吩咐。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桃篇。。。

他就这么对她说,要她跟他去一个地方。

是命令的口气。

可是我还有很多队务要处理,真的很抱歉阿,日番谷队长,恕难从命了。

雏森,我命令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她不得不服从。

她想躲避他,却不想“以下犯上”。

她跟在少年的身后。

一切都这么正常,一个副队长跟在一个队长身后,几米。

她和他的距离,真的,只有这几米么?

她默默无语地走着。

她静默。

他冷漠。

她和他,彼此沉默。

小白。

今天我好像听到一个数字,从一个从心里传出的数字。

他似乎是。

21。

抿了抿嘴,最终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口。

。。。白篇。。。

啊,小狮郎,你的副队长不是乱菊姐姐吗?

稚嫩的童声响起,随即射去一道杀死人的目光。

据说当晚静灵庭内发现一极其LOLI的冰雕,同时山本总队长收到了报告,说有一副队长受重伤,被迫从战斗前线退出。

他一路走,走出了静灵庭,来到了流魂街。

这里是……女孩瞪大了双眼。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前方,眼神冷漠,一如既往。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日番谷队长?

因为这里有一些回忆,关于一些人,一些事,以及,一个数字。
。。。桃篇。。。

她转身欲离。

这间小屋,她怎会不记得。

这是当初,她和他,一起生活的那间小屋啊。

这是当初,他坐着啃西瓜的地方啊。

这是当初,房前的那小池水啊。

连石头,都还放在原来的地方呢。

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好几次轮回了吧。

日番谷队长。

她轻轻地叫了一声。

如果您只是想带我来看这间屋子的话,抱歉了,我真的还有很多队务要处理,失礼了,我想先回去了。

她声音虚弱。

谁不知道呢,她雏森桃,不是一个演技派啊,她不会隐藏,不会伪装,只是将自己的一切情感都毫无保留的呈现——尤其,在他面前。

她只想逃避。

只想逃避。

。。。白篇。。。

雏森。

他看着她,严肃中透出淡淡的温柔。

为什么。

为什么逃避我,逃避现实。

渐渐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满天际,染成一片血红。

雏森。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我……

风吹过,吹起满地的落叶。

雏森。

枯藤老树昏鸦。

。。。桃篇。。。

这样不好吧,日番谷队长。

她甩开他的手。

您让我跟您来这里,我来了;您让我叫您日番谷队长,我叫了;您是队长,您有什么命令尽管吩咐,我会去完成;当初我对您很失敬,我道歉了;只是现在,您为什么就是不原意放过我呢。

泪水滑过面颊,肩膀微微抽动,原本娇小的身躯显得更为羸弱。

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日番谷队长,君,小白……

蓝染队长他。

我。

你。

到底,怎么办。

求求你,救救队长,求你。

一旁的池水依旧哗哗的流淌着,如同那些岁月,流向未知的远方。

小桥流水人家。

。。。白篇。。。

还是,蓝染么?

我会杀了他的。

淡淡的一句话,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因为,那是对他,最好的拯救。

对上雏森听到自己说要杀了蓝染时的复杂眼神,他如是说。

他看到她垂下眼睫。

雏森。

蓝染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他看到她微微地点头,略带怯懦。

他值得你为了他,这样么……

他看到她低下头,默默无言。

雏森。

古道西风瘦马。

。。。合篇。。。

小白。

她声音颤抖。

什么?

第一次没有纠正她对自己的称呼。

除了杀了队长,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蓝染是那种一旦决定了,就永不回头的人,你认为有别的办法救他吗?

她紧咬嘴唇。

马上,就要战斗了吧?

恩。

你会和队长一样,离开吗?

什么意思?

没什么。

太阳又向下了一些角度,这光线正好够拉长两人间的影子距离。

夕阳西下。
。。。桃篇。。。

21。

她咬着嘴唇,轻轻地说出这么一个数字。

她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和疑惑。

21。

她又重复了一遍。

你知道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吗?

21。

这是一个在我心底响起的数字。

我不知道它代表什么。

21。

。。。白篇。。。

她对他说,21。

他的眼中闪过震惊和疑惑。

你是说,21克吗?

他问。

他看着她的表情,迷惘。

她说她不知道,只知道一个21。

他说,我在现世的时候似乎听到过和这个数字有关的传闻。

他看着她期待着他说下去的表情,便止住了解释的念头,只说了一句。

雏森,我喜欢你。

他这么说,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感情。

是天才那擅长隐藏的技术么?

不得而知。

他看到她的脸上写满了惊愕。

雏森,我喜欢你,我对你的感情,重21克。

。。。桃篇。。。

呵呵,日番谷君,你在看玩笑吗?

她勉强勾了勾嘴角。

然后她看到他认真的表情,不容置疑。

内,日番谷君,你在现世时似乎和一个女孩关系很好噢,她叫黑崎夏梨对吧?

她看到他微微一皱的眉。

然后她看到他点头,说是。

那你对她的感情呢?有多少?21克?比21克多还是少?

她笑,很灿烂的,不带任何虚伪。

然后一句话传到她耳中。

。。。白篇。。。

他回答她说,他对于黑崎的感情,超过了21克。

然后他看到她微微颤抖的手指,以及转瞬即逝的璀璨笑颜。

他问,雏森,你怎么了。

他看到她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只是和先前的笑容有些不同而已。

他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在心中暗骂一千万次的傻瓜。

。。。桃篇。。。

她说,没什么啊,小白也有喜欢的人了呢,听说还是个不错的女孩,我为小白高兴,呵呵。

她又笑了,只是笑容有些牵强。

那,我队里还有事情,先走了呢。

她甩甩手离开,一如当初进真央。

她跑开了,越来越远,直到回头望不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她停住了奔跑,开始轻微地喘气,脸上湿湿的。

她抬起手去,抹干了脸上的液体。

雏森桃,你在哭吗,BAGA,你哭什么,莫名其妙,小白有了喜欢的人,你应该感到高兴啊,不是吗,那你还哭,你真是让人受不了呢。别人对你的感情只有21克,21克而已,你还在妄想什么。

你应该祝福他们才对嘛。

然后,她感到了什么,蓦然回首。
。。。白篇。。。

她跑开了。

他怔怔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她的背影,那么温柔,有一种小女生特有的气息,一如既往。

他追了上去。

他看到她停下了脚步,似乎在喘息,又似乎在哭泣。

然后他看到她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回头,错愕地看着他,叫了一声日番谷君。

他洋装不经意,望着远方的幽兰苍穹,说我在现世的时候听过一个说法,每个人死后身体会减轻21克的重量,这就是灵魂的重量。无论生前有过多少荣辱辛酸,死后也只能带走21克的灵魂。

然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看着她的表情由悲伤,转为惊奇,转为一丝感动。

然后听到她喃喃重复,21克。

他说,我对你的爱,重21克,因为那是我所有的重量。而那个女孩,即使我对她的爱是21千克,那也只是虚幻,我死时,一切都无法带走,只能带走对你的感情,那21克。

。。。桃篇。。。

她竟不知道,这21克的深刻含义。

他告诉她,21克,是他的全部重量。

然后她嗔怒,说你不会死的,小白不会死的。

表情严肃的一如当初在市丸面前与他兵戎相向。

然后她抱住了他,纵使他比自己矮一个头。

再然后她感觉到他也抱紧了自己。

她听到她在自己的耳畔说,我是你的冰,你是我的梅。

她点头。





死神死了会去哪里?开始一次新的轮回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也没有人去思考。






死神本身就是一个魂魄了,他们还有灵魂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也没有人去思考。






有些时候不知道答案反倒是件好事。

这样就够了。






如果,我们只有21克的灵魂,那么,请你相信,我也同样是用我21克感情来爱你。

A級任務
2 次
B級任務
0 次
C級任務
21 次
D級任務
4 次
S級任務
0 次
NRO值
0 點
閱讀權限
11
查克拉
34
金錢
119 圓
精華
0
發表於 2008-11-29 21:15:56 |顯示全部樓層
GOOD JOB!
21克的愛啊...真是浪漫的說法呢

使用道具 舉報

特級上忍

予獨愛白髮正太之出自黑而不染,濯於白而不妖

Rank: 4

A級任務
172 次
B級任務
1680 次
C級任務
3305 次
D級任務
1236 次
S級任務
2 次
NRO值
0 點
閱讀權限
50
查克拉
4240
金錢
21305 圓
精華
0
發表於 2011-7-10 23:38:36 |顯示全部樓層
死神裡最配的就是日雛了
(對白髮的男生有特別偏好
但最棒的還是佐櫻(某:干這x事?
全員一起來裝死唄~★

使用道具 舉報

NRO-X動漫論壇

GMT+8, 2020-7-6 17:33 , Processed in 0.03492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